万博manbetx

上海宝松广场涉嫌空手套白狼 投资者陷15亿融资骗局

发布时间:2019-08-24 02:25

  2014年年初100余位投资者相继投资了上海宝山区宝松广场有限合伙房地产融资项目,近日举报该项目,涉嫌合同和金融诈骗。8月28日,近百位投资者先后来到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及上海宝山区政府,进行维权活动。

  与上海龙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德基金”)签订合同的投资人徐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计划投资的这块土地原是宝松集团工厂用地,企业领导陶华强想盖商务楼赚一笔钱,然而工业用地需要首先变更用地资质才能从事物业开发。毫无房地产投资经验的陶华强向龙德基金进行融资,这项名为德舜投资—上海宝山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计划于去年4月份完成。但从今年2月份开始,部分投资人一年投资期限已到,本金利息却没有如期到账,投资者们意识到可能受骗了。”

  据了解,此次参与宝松广场专项基金投资计划的投资人有100余位,其中最大额的一笔投资超过1000万元,最低的也有50万元,不乏一些将养老钱拿出来投资的高龄老人。该项目融资方上海宝松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陶华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这笔资金都用在项目建设上面了,他们原来是工业企业,对房地产没有经验,市场没有把控好,目前他们也在筹措资金,千方百计地要把老百姓的维稳工作做好,宝山区政府以及公安局也在进行协调。

  对此,记者数度联系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对方均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记者在德舜投资—上海宝山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计划的产品介绍中看到,该基金发行起始日为2014年1月15日,发行结束日为2014年4月15日,投资门槛为50万元,投资期限一年。预期收益率13.0%,总规模15000万元。这样一笔高达1.5亿元的巨额资金,却在该还本付息的时间点上不见了踪影。

  在德舜投资—上海宝山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融资计划的背后,是百余位业主可能面临的血本无归的困境。在调查采访中记者还获知,投资者中有不少本地的老年人,把养老的钱放到这里。就是因为看中宝松广场专项基金产品投资比较稳妥,不承想却陷入了一场金融骗局中。

  “我儿子刚刚查出来是肝癌,现在还在医院里,需要钱救命。”8月31日,记者在上海中山公园附近见到投资人、70多岁高龄的顾老先生,顾老先生表示他于去年2月份投资了宝松广场的专项基金,总计100万元,今年投资期限到了之后与其他投资人一样就再也没有收到该有的本金,对于顾老先生来说,儿子刚刚被查出肝癌的他急需这笔钱去给儿子救命。

  记者在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融资计划介绍中看到,该计划融资方为上海宝松置业有限公司,托管银行是中国光大银行(4.15, -0.04, -0.95%)上海分行。基金用途是将通过银行向项目公司发放委托贷款,资金用于上海宝山宝松广场项目的开发费用。该项目实行股权90% 控制:宝松置业将其90%股权质押给本合伙企业。拥有预计项目土地价值3.6亿元的处置权。该项融资计划同时实行连带责任担保,上海宝松集团(母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陶华强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在资金归集沉淀这一项的介绍中,计划满10个月至少归集全部本金的1/3 ,满11个月时为2/3 ,12个月归还本息。

  在该项目融资计划中,特别提到项目还款保障为上海宝松重型机械工程有限公司,该公司2014年的经营性收入差额补足及流动性支持: 上海宝松重工(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的经营性收入回购承诺: 普通合伙人和宝松集团出具《回购承诺函》,确保按期足额回购本次募集的所有款项,保证到期兑付。

  值得一提的是,在产品的融资计划书上关于龙德基金的介绍上记者注意到,龙德基金总经理兼任上海亿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成功运作过多只基金,如上海国治凯莱投资基金、上海丰润投资基金等。

  资料显示,融资项目地块位于盘古路732 号。盘古路以南,东侧靠近逸仙路高架,定位为满足企业的办公研发等功能需求。项目还特别提出了低价高品质等口号来吸引投资者,融资计划的介绍显示,该项目地价为每亩670万元,目前本地块所在区域的商业土地成交高达每亩1850万元,项目价值极具上升空间。

  在投资人提供的一份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立案公告书上记者注意到,2015年7月13日,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已经对上海宝山陶华强集资诈骗案进行了立案,立案公告书显示,经过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经侦支队调查,认为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进行立案。

  记者了解到,此前已经动工开建地下两层的宝松广场项目已陷入停工状态,原因是开发商宝松置业拖欠建筑施工方二十冶建筑工程款项,施工单位无奈之下停工。

  投资人代表张伟(化名)告诉记者:“宝松置业完全没有自有资金,设套骗我们的钱买地,没钱骗二十冶建筑工程,欠二十冶一大笔工程款,现在东窗事发,我们投资人意识到原来一早就陷入了融资方和金融机构上海亿融的骗局中,他们织了一张大网,将我们这群毫无防备的投资者套了进去。”

  “按照投资协议,光大银行[微博]只是作为存管银行,交通银行(6.27, -0.09, -1.42%)才是指定的委贷托管银行;投资款收到后,应该按协议全部转入托管银行交通银行并只能做委贷。李金涛违反协议不但没有将投资款转入委贷银行进行委贷监管,还私自将投资款从存管银行直接转入陶华强的私人账户和他自己的私人账户。这就是严重违约和诈骗。”张伟表示。

  “我们的入伙协议备注项目土地是自有资金买的,我们投资款要经过银行委托贷款,专款专用,用在建筑项目工程,目前看来,此前融资计划中产品介绍的股权质押合同,土地抵押合同,宝松集团担保合同,陶华强个人担保合同,都是空头支票,全是谎言。”维权代表徐先生表示。

  对此,陶华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来宝松广场这块地是我们的工业用地,然后我们通过交付一笔钱变更了土地性质。我们确实不存在恶意诈骗,没有经验,不熟悉市场情况,这方面也缺少团队。我们这个月会跟维权小组等进行正面的沟通。”

  当记者问及融资投资人的资金去向的时候,陶华强则表示:“资金全部投入到项目上去了,整个宝松置业广场截止到今年6月底已经花费了1.8亿元了。”

  而此次项目委托融资机构龙德基金在广大投资人相继维权之后,于2015年5月中旬发布了一份《关于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计划通知书》,内容如下:因2015年年初开始“上海宝山宝松广场专项基金计划”项目发生纠纷,我司已经积极采取了法律行动,由此给您造成的投资风险,我司将竭尽全力予以解决,在此深表歉意。

  据投资人介绍,龙德基金法定代表人李金涛在事发之后,一直处于“躲猫猫”状态,对此,记者数次拨打李金涛电话试图联系采访,都没有接通。而陶华强也证实,龙德基金现在遇到了一些困难,李金涛目前精神不好,一般不接电话。

  而该案还有一个焦点就是融资计划书以及合同上提到的宝松广场土地是自有基金购买的,投资人徐先生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的钱没用在项目工程,是用去给陶还土地欠债,依据入伙协议,土地是自有资金买的,以上行为已经是合同诈骗行为,依据合同法第52条第二款规定,恶意串通,损害国家或集体或第三人利益,合同无效。再依据合同法第58条规定,合同无效或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

  “我们投资者其实是中了一个大的圈套,亿融基金、龙德基金以及宝松集团三方可以算是共同串通设套诈骗,以宝山广场建设为由,实际各取所需,骗取社会群众投资。”徐先生表示。

  而当记者问及陶华强自有资金问题的时候,他一直回避,并表示,现在宝山区公安局经侦支队方面已经立案了,相关单位会调查清楚的,资金投向100%的都在宝松广场的项目之中,整个工程项目包括变更土地性质的费用,供电配套以及设计费等,实际上是1.8亿元,融资的1.5亿元给到我的有1.3亿元。

  对此,投资人徐先生表示:“用于土地性质变更的一个多亿资金就是投资人的钱,但企业融资合同当时却备注使用的是自有资金,这是典型的合同诈骗。”

  “我们会争取用两年的时间将事情彻底解决,因为要恢复施工,还要改变项目功能(写字楼改公寓)。在归还投资人资金的问题上,正常情况下一年左右开工拿到预售证逐渐可以销售了,就可以逐渐还给投资人了。”陶华强表示。

  对于陶华强的以上说法,投资人再次表示质疑:“目前公安局针对陶华强涉嫌金融诈骗已经立案,宝松集团资金紧张,即便是找到为宝松广场接盘的公司也需要很多条件,因此陶华强提出的通过售楼还投资人的钱并不现实。最关键的是那么多投资人等不了那么久,急需这笔投资本金回收。”

  对于这样一种房地产项目涉嫌融资诈骗的事件,易居智库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表示:“现在很多房企做房产项目,都是倚仗不正规的融资方式而进行的。通过违规借贷,进而获取大规模资金投入房地产项目中。如果行情好,那么此类问题的风险并不大。但如果市场形势恶化,或者企业经营能力下降,很多投资资金其实并不能很快地回收。从这个角度看,相关的金融借贷后续还需要严格监管。尤其防范部分房企私自设立融资平台,非法募资的行为。”



相关阅读:万博manbetx


万博manbetx|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万博manbetx

万博manbetx

万博manbetx|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万博manbetx